丫头别动会痛的*我和农村妇女的野战故事

丫头别动会痛的*我和农村妇女的野战故事插图

?

因为个人写作的原因和书友“度梦几回”的建议,主角陆老三这个名字写起来很不方便,现将主角名字改为陆余,每一章的主角名字都会改,若为个别读者带来困扰,还请谅解,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!

父亲病重,请几天假在医院陪护。

不好意思今天才发请假条。

十万杨柳堤,春城紫禁天。

  春城,素有皇朝粮仓之称,秦皇朝国主曾数次下春城,访千里河堤、巡万顷良田。

  春城有李、史、闻三大家族,执春城繁华之牛耳,而今日、正是闻家大公子闻仲与李家大小姐李尚锦大婚之日,三大家族中的两家喜结连理,导致的结果便是红彩连绵十万里,自春城始、连绵到视线极尽处,万里飘红云……

  然而,在这原本喜气冲天的日子里,繁华的春城却突然变得寂静无声,更有无边的肃杀之气弥漫整座城池。

  一队队身披重甲,手持战矛的将士将整座春城围的水泄不通,走进春城,场面更让人震动,长长的街道上,除了条只容一人前行的道路外,两旁跪满了一排排整齐的身影,无论是平民、贵族,或者是高官之后,尽数跪在地上,没有任何人敢发出哪怕一丝声响。

  在他们的身后、站着一排全副武装的军人,长刀出鞘,抵在脖颈之上,不分老弱妇孺,连三岁的小孩都不放过,只有尚在父母襁褓中的婴儿没有这种待遇。

  “哒”、“哒”、“哒”……

  突然,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一道苍老、伟岸的身影迈步走进春城,沿着笔直的通道向前走去,他的脚步很沉重,每一步走的都很稳!

  此人身高足有八尺开外,看上去已近百岁高龄,但却丝毫没有给人迟暮之感,腰杆挺的很直,身上的铁血味儿很浓,身上的煞气已经凝出了实质,所过之处宛若黑云压顶,令人心惊胆颤,这种煞气、唯有百万人屠才能够凝聚的出。

  跪于两侧之人的身体在颤抖,虽然他们不敢抬头,但却已经知道来人是誰了,无论是城墙那面战旗上书写的血色“北海”二字,还是唯有“北海军”才独有的银狼铠甲,时时刻刻的都在告诉着他们来人的身份!

  秦皇朝的开国元帅,同样也是四大元帅之首的镇北大元帅,屠夫陆北海。

  陆北海,与秦皇朝国主共同打下了这片庞大江山,功成之后的陆北海并没有高居朝堂,而是选择了深居北方大草原,为皇朝镇守着北方最大的敌人、大月氏!

  关于这名老元帅的称呼实在太多了,不过最出名的还是屠夫这个称号,一切皆因五年前,其长孙陆鸿天西拒羌笛阵亡事件。

  陆鸿天,陆北海长孙,他继承了爷爷的勇猛,却没有继承爷爷的运筹帷幄,以五千精兵破敌三万,但却被敌方以计谋诛杀,死后的陆鸿天并没有就这么被放过,而是被敌人再次五马分尸,且悬其头颅于西方天险断魂崖。

  这种做法,直接令拒守大月氏的陆北海失去了理智,亲率座下亲卫白虎、朱雀二营,百万里奔袭赶到断魂崖,自断魂崖之始,一路杀到羌笛腹地,血屠百万里,所过之处、见人就杀,遇城便屠,一战屠军数十万,斩杀平民不计其数,以鲜血铺就一条通往羌笛可汗大本营之路,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大

原创文章,作者:729作文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729art.com/gaozhongzuowen/478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