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堵

  • 改写《氓》(900字)

    ?   一双不再纤细,不知何时早已结满茧子的手,此时正坚决又痛苦地握着一直柔软的笔。“反”,该如何让你回头?为什么此刻我的心正似被乱箭撕扯般,那么地绞痛?  当年光景清晰在幕,你手…

    2022年2月26日
    31